安徽时时彩官网平台|安徽时时彩平台哪个好
加載中........
×

【盤點】2019年度J Clin Oncol雜志匯總(二)

2019-2-24 作者:shaosai   來源:MedSci原創 我要評論1
Tags:

JCO:中位PFS 25.8月!GA101+苯達莫司汀方案可顯著改善難治性惰性NHL患者生存

近年來,盡管惰性NHL(iNHL)的療效明顯提高,但仍有相當部分iNHL患者對利妥昔單抗(RIT)在內的治療不敏感,故該類iNHL患者需尋求更佳的治療方案。針對該問題,近期JCO雜志上發表的GADOLIN研究帶來了該方面的進展,詳情如下。

研究目的

喬治敦大學醫院的Cheson教授等開展了一項多中心、隨機對照、III期臨床試驗GADOLIN,旨在評估GA101+苯達莫司汀方案(G-B)對難治性iNHL患者的療效及安全性,該文章發表在近期的JCO雜志上。主要的研究終點為無進展生存(PFS),次要指標為(OS)及需要新治療的間隔時間(Time To New Treatment,TTNT)。

研究方法

GADOLIN研究共納入413例iNHL患者(其中335例為FL),按1:1隨機分配至GA101+苯達莫司汀組(G-B方案,204例)及苯達莫司汀單藥組(B方案,209例)進行治療。具體用藥:①G-B方案:GA101 (Obinutuzumab)1000mg,靜脈,d1,d8,d15(第1周期)或d1(第2-6周期);苯達莫司汀 90mg/m2,靜脈,d1,d2(第1-6周期);②苯達莫司汀單藥(B方案):苯達莫司汀120mg/m2,d1,d2(第1-6周期)。此外G-B方案中,誘導治療6周期結束后以GA101維持治療2年或至疾病進展。該研究采用意向性分析(ITT)方法進行療效分析。

研究結果

兩組iNHL患者的基線特征基本相同,中位隨訪時間31.8月后G-B方案及B方案組分別有115例及146例患者可獲取PFS數據。結果顯示:①G-B方案組的中位PFS明顯優于B方案組,分別為25.8月vs 14.1月(HR=0.57,95%CI:0.44-0.73,P<0.01),詳見圖1;②G-B方案在OS方面亦具有顯著獲益,兩組患者的中位OS均未達到,但當前OS情況進行比較HR=0.67(95%CI:0.47-0.96,P=0.0269),詳見圖2;③在TTNT方面,G-B方案為41月,B方案為19月,HR=0.59(95%CI:0.45-0.77); ④安全性方面,G-B方案較嚴重不良事件發生率略高于B方案,分別為43.6% vs 36.9%,因不良事件導致死亡的患者數分別為5例及4例。

研究結論

GADOLIN是一項全球多中心的RCT研究,其結果明確顯示,GA101+苯達莫司汀作為誘導治療,然后序貫GA101維持治療。此方案對于難治性(利妥昔單抗難治)的iNHL患者的療效明顯優于苯達莫司汀單藥方案,無論是PFS、OS或TTNT均存在顯著獲益。

在難治性iNHL的治療方面,idelalisib已被美國FDA批準,將其既往研究數據與GADOLIN研究中G-B方案相比較,G-B方案略占優勢。此外,90釔-替伊莫單抗也是治療難治性iNHL的選擇之一,但考慮到應用限制、繼發性AML及MDS的可能性等因素,故臨床上應用較少。綜上,GA101+苯達莫司汀可顯著提升難治性iNHL患者的療效,有望成為其未來標準治療策略。


JCO:循環腫瘤DNA作為彌漫大B細胞淋巴瘤早期結局預測指標

彌漫大B淋巴瘤患者的結局異質性較大,現有的方式無法預測治療失敗。JCO近期發表了一篇文章,研究治療前及治療中循環腫瘤DNA(ctDNA)預測患者結局的預后作用。

作者研究了在6個中心接受治療的217例患者。在發現隊列中,腫瘤治療期間通過深度測序確定早期ctDNA變化的閾值。在兩個獨立的驗證隊列評估這些閾值。最后在已知的風險因素背景中評估ctDNA的預后價值。研究結果表明,98%的患者在治療前可以檢測到ctDNA,治療前水平具有預后意義。在發現隊列,ctDNA水平改變很快,一個周期后有2-log下降(早期分子反應(EMR)),兩個周期后有2.5-log下降(主要分子反應(MMR))。在第一個驗證隊列,首次接受治療并達到EMR或MMR的患者24個月結局更好。在第一個驗證隊列中,EMR還可以預測接受挽救治療的患者24個月更好的結局。在第二個驗證隊列中進一步驗證了EMR和MMR的預后價值。多因素分析表明分子反應是患者結局的獨立預后指標。

文章最后認為,治療前ctDNA水平和分子反應是侵襲性淋巴瘤結局的獨立預后指標。這一結果有助于指導未來的個性化風險評估。


JCO:基線類固醇對非小細胞肺癌患者PD-1/PD-L1阻斷治療有效性的影響

PD-1或PD-L1抑制劑目前是肺癌患者的標準治療方案。皮質類固醇激素的免疫抑制作用可能會降低PD-(L)1的有效性。皮質類固醇激素治療免疫相關不良反應時看起來不會影響有效性,但是治療開始時基線皮質類固醇激素的潛在影響尚不清楚。JCO近期發表了一篇文章,研究治療開始時皮質類固醇激素的作用。

研究納入了兩個機構的未接受過PD-(L)1治療的晚期非小細胞肺癌患者,患者接受PD-(L)1單藥阻斷治療。分析患者的臨床及藥品記錄確定在開始抗PD-(L)1治療時皮質類固醇激素使用情況。研究結果表明,640例患者中有90例在PD-(L)1阻斷治療開始時接受了相當于每天≥10mg潑尼松當量的皮質類固醇激素治療。常見的皮質類固醇激素應用適應癥為呼吸困難,疲勞以及腦轉移。在兩個中心的隊列中均發現基線皮質類固醇激素與PD-(L)1阻斷治療的總緩解率,無進展生存和總生存將低有關。調整了吸煙史、腦轉移史等因素后,多因素分析表明基線皮質類固醇激素依然與無進展生存和總生存降低顯著相關。

文章最后認為,≥10mg潑尼松當量的基線皮質類固醇激素使用與接受PD-(L)1阻斷治療的非小細胞肺癌患者預后變差有關。在PD-(L)1阻斷治療開始時皮質類固醇激素的應用應慎重。


JCO:Nivolumab和Nivolumab聯合Ipilimumab治療轉移性食管癌患者

二線化療失敗后轉移性食管癌的治療選擇有限。在亞洲人群晚期胃癌或胃食管交界處腫瘤患者中,Nivolumab與安慰劑相比可以改善患者總生存。JCO近期發表了一篇文章,研究Nivolumab和Nivolumab聯合Ipilimumab治療化療耐藥的食管胃癌西方患者的安全性和有效性。

來自歐洲或美國中心的局部晚期或轉移性化療耐藥的胃癌、食管癌或胃食管交界處腫瘤患者接受Nivolumab或Nivolumab聯合Ipilimumab治療。主要的研究終點是客觀緩解率。研究還評估了腫瘤PD-L1狀態與治療反應和患者生存之間的關系。160例接受治療的患者(59例Nivolumab 3mk/kg,49例Nivolumab 1mg/kg聯合Ipilimumab 3mg/kg,52例Nivolumab 3mg/kg聯合Ipilimumab 1mg/kg)中,79%的患者之前接受過兩種或三種治療。三組中,研究者評估的客觀緩解率分別為12%,24%和8%。疾病緩解情況與腫瘤PD-L1狀態無關。三個組中位隨訪時間分別為28,24和22個月。12個月無進展生存率分別為8%,17%和10%。12個月總生存率分別為39%,35%和24%。治療相關3/4級不良反應率分別為17%,47%和27%。

文章最后認為,Nivolumab和Nivolumab聯合Ipilimumab治療化療耐藥的食管胃癌患者具有抗腫瘤活性,持續治療反應,有助于長期總生存,且安全性可控。


JCO:尼日利亞女性乳腺癌遺傳特征

尼日利亞女性乳腺癌診斷時往往分期較晚,與歐洲或美國相比三陰性乳腺癌比例更高,死亡率也更高。JCO近期發表了一篇文章,研究了該人群乳腺癌的遺傳特征。

作者分析了1136例侵襲性乳腺癌患者。選擇病人時未考慮診斷時年齡,家族史或是否接受過基因檢測。對照組來自于同一社區的997例無腫瘤人群。使用歐冠BROCA測序識別已知及潛在的乳腺癌功能缺失突變。研究結果表明,577例已知腫瘤分期的患者中,497例診斷時為Ⅲ期或Ⅳ期。290例已知腫瘤激素受體和HER2受體狀態的患者中,45.9%為三陰性乳腺癌。所有患者中,14.7%存在攜帶乳腺癌基因功能缺失突變:7%在BRCA1,4.1%在BRCA2.乳腺癌風險也與PALB2和TP53顯著相關。與其他患者相比,BRCA1突變攜帶者更年輕且三陰性乳腺癌可能性更高。

文章最后認為,尼日利亞女性中,每8例侵襲性乳腺癌患者中便有1例是由于BRCA1,BRCA2,PALB2或TP53突變導致,且與這些基因有關的乳腺癌風險很高。由于資源有限,應針對這些高風險女性進行預防和早期檢測。


JCO:左肺癌4L淋巴結清掃的臨床意義

JCO近期發表了一篇文章,研究左肺癌4L淋巴結清掃對預后的影響以及4L淋巴結轉移的相關危險因素。

作者收集了2005年至2009年間原發左肺癌且接受手術切除的657例患者數據。其中139例患者進行了4L淋巴結清掃(4L D+組),另外518例患者未接受4L淋巴結清掃(4L D-組)。研究終點為無進展生存和總生存情況。研究結果表明,4L站淋巴結轉移率為20.9%,顯著高于7站(14%)和9站(9.8%)。單因素分析中4L站淋巴結轉移與其它站淋巴結轉移相關,但在logistic分析中只有10站淋巴結轉移是4L站淋巴結轉移的獨立危險因素。4L站淋巴結清掃組患者生存顯著優于未清掃組。調整了潛在混雜因素后,4L淋巴結清掃依然是無病生存和總生存獨立有利因素。

文章最后認為,左肺癌4L站淋巴結轉移并不少見,4L淋巴結清掃與患者預后改善有關。


JCO:晚期非小細胞肺癌患者Osimertinib或EGFR-TKI治療的中樞神經系統反應

JCO近期發表了一篇文章,報道了未接受過治療的EGFR突變晚期非小細胞肺癌患者接受Osimertinib或標準EGFR TKI類藥物治療的中樞神經系統反應。

患者隨機分為Osimertinib組或標準EGFR-TKI組(吉非替尼或厄洛替尼)。除非臨床需要,否則不進行腦補掃描。研究納入無臨床癥狀或穩定的中樞神經系統轉移的患者。無癥狀中樞神經系統轉移的患者中,治療完成后神經學狀態要求穩定時間≥2周。在進行過基線腦掃描的患者中進行中樞神經系統無進展生存的亞組分析。最終有200例患者基線腦掃描可用,128例有可測量或不可測量的中樞神經系統病灶,其中41例患者可測量病灶數≥1個。Osimertinib組中位中樞神經系統無進展生存未達到,標準EGFR-TKI類治療組為13.9個月。接受Osimertinib和EGFR-TKI類治療的可測量病灶數≥1的患者中,中樞神經系統客觀緩解率分別為91%和68%,病灶不可測量的患者分別為66%和43%。Osimertinib組出現中樞神經系統進展的可能性低于標準EGFR-TKI組。

文章最后認為,Osimertinib治療未接受過治療的EGFR突變非小細胞肺癌患者具有中樞神經系統有效性。Osimertinib與標準EGFR-TKI類治療相比可以降低中樞神經系統進展風險。


JCO:Capmatinib聯合Gefitinib治療EGFR抑制失敗的非小細胞肺癌患者

EGFR-TKI治療失敗后,約26%的非小細胞肺癌患者會出現上皮間質轉化(MET)異常。Capmatinib是一種選擇性MET抑制劑,在獲得性EGFR突變、EGFR-TKI類藥物耐藥的模型中Capmatinib聯合Gefitinib具有活性。JCO近期發表了一篇文章,研究Capmatinib聯合Gefitinib治療EGFR突變,MET異常且接受EGFR-TKI治療后出現疾病進展的非小細胞肺癌患者。

在Ⅰb期試驗時,患者接受Capmatinib 100-800mg每天一次或200-600mg 每天兩次聯合Gefitinib 250mg每天一次。Ⅱ期試驗期間患者接受推薦Ⅱ期劑量治療。主要的研究終點為總緩解率。最終Ⅰb期納入61例患者,Ⅱ期納入100例患者。推薦Ⅱ期劑量為Capmatinib 400mg 每天兩次聯合Gefitinib 250mg 每天一次。觀察到了初步的臨床活性,Ⅰb/Ⅱ期總緩解率為27%。高MET擴增的患者活性增加,Ⅱ期試驗期間MET基因拷貝數大于等于6的患者總緩解率為47%。最常見的治療相關不良反應為惡心,外周水腫,食欲下降和皮疹。最常見的藥物相關3/4級不良反應為淀粉酶和脂肪酶升高。Capmatinib和Gefitinib之間無顯著的藥物相互作用。

文章最后認為,Capmatinib聯合Gefitinib是EGFR突變,MET異常非小細胞肺癌患者的潛在治療措施,尤其對MET擴增的患者。


JCO:一個基于血清的生物標志物譜,有望篩查早期胰腺

胰腺導管腺癌(PDAC)的致死率高,近年來發病率逐步上升,預期到2030年,PDAC將會成為全球第二大癌癥死因。大多數的PDAC患者診斷時已為晚期,無法手術,因此患者預后較差,若能開發一個基于外周血檢測早期PDAC患者的標志物譜,有望實現PDAC的早期診斷。近期發表在JCO雜志的一項研究,開發了一個基于血清的生物標志物譜,并顯示出較好的檢測效能,有望實現早期胰腺癌篩查。

背景

PDAC的發病率逐年上升,全球范圍內導致330400例患者死亡。PDAC是致死率最高的腫瘤之一,5年生存率小于10%。預期到2030年,PDAC將會成為全球第二大癌癥死因。導致PDAC預后較差的因素之一是患者診斷時多為晚期,僅15%的患者診斷時為可切除腫瘤。目前,外科切除是唯一治愈PDAC的方式,因此早期診斷至關重要。與此同時,如果局限期腫瘤可以進行切除,5年生存期將從43%(II期)提高至>50%(I期)。近期一項對CDKN2A突變攜帶者的無癥狀高風險患者的篩查研究,可以帶來75%的切除率和24%的5年生存率,相比于散發性PDAC,顯著改善預后。因此,有理由相信PDAC的早期診斷將會改善患者的預后,且無癥狀的高風險患者將會從有效篩查中獲益。

目前對于PDAC評估的最多的標志物為CA199,然而,這一標志物特異性不高,可以見于多種疾病,同時在Lewis a-b-型人群中完全檢測不到。因此,不推薦使用CA199作為篩查或復發檢測手段,僅用于術后疾病檢測手段。基于此,對PDAC的診斷越來越多趨向于多參數分析,事實上,研究已經發現聯合免疫調節和癌癥相關蛋白標志物可以區分III-IV期PDAC患者和健康人群。本研究是一項大樣本量的回顧性斯堪的納維亞人的病例對照研究,主要關注I-II期PDAC患者分析,并在一個獨立的美國病例對照研究中,對建立的標志物篩查進行驗證。

方法

兩個回顧性研究對從丹麥和美國收集的PDAC患者學清標本進行檢測,患者的血清標本為術前或化療前采集,采用相同的方法采集健康對照人群標本。斯堪的納維亞人隊列包括443例PDAC患者和888例健康對照人群以及8例導管內乳頭狀粘液腫瘤(IPMN),見下表1. PDAC和IPM患者均從丹麥胰腺癌患者標志物研究中納入,這些患者均因癌癥相關癥狀在哥本哈根的醫院就診。I、II、III、IV期PDAC患者分別有16例、132例、65例和230例,見下表1. 總體切除率為15%。分別在I期、II期和IPMN術前1天采集血標本;III和IV期患者化療前1天采集血標本。8例IPMN患者,5例為良性,3例為惡性。

美國隊列由143例PDAC患者,57例慢性胰腺炎(CP)患者,20例IPMN患者和219例健康對照人群組成,見下表2. 總體的切除率為18-20%。I、II、III和IV期PDAC患者分別有15例、75例、15例和38例。20例IPMN患者,8例為良性,5例為交界性,7例為惡性。

結果

研究納入兩個患者隊列中確診的早期PDAC患者來發現和驗證一個檢測I和II期癌癥的一個生物標志物譜。這一生物標志物譜是基于重組抗體微陣列平臺,包括349個人重組單鏈抗體可變區基因片段,靶向156個抗原。因為這一生物標志物譜主要關于對PDAC的系統性反應及其分泌蛋白質組,選擇的抗體主要是靶向免疫調節蛋白。為整合斯堪的納維亞人訓練集數據的穩健性,研究者首先采用留一交叉驗證策略對比了I-IV期PDAC患者和配對正常人群的血清標本。正常人群對比IA、IB、IIA、IIB、III和IV期PDAC患者的AUC值分別為0.91、1.0、0.99、0.98、0.99和0.98.

結論和討論

本研究基于2個大樣本量的病例對照隊列,開發了一個PDAC篩查生物標志物譜,并進行驗證。研究結果顯示這一生物標志物譜可以準確檢測I和II期PDAC患者。后續可以進行前瞻性的研究,以評估這一血清標志物譜十分能夠檢測早期、局限性PDAC患者。



小提示:78%用戶已下載梅斯醫學APP,更方便閱讀和交流,請掃描二維碼直接下載APP

所屬期刊:J CLIN ONCOL 期刊論壇:進入期刊論壇
版權聲明:本文系梅斯MedSci原創編譯整理,未經本網站授權不得轉載和使用。如需獲取授權,請點擊

只有APP中用戶,且經認證才能發表評論!馬上下載

德里克王

(來自:梅斯醫學APP)

2019-2-25 9:24:29 回復

web對話
安徽时时彩官网平台